瓜馥木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这就是独立的代价?

时间:2021-09-30 来源网站:瓜馥木财经网

这就是独立的代价?

昨日伊利股份的一则公告令人惊讶,称董事会临时会议形成决议,同意将监事会提请罢免独立董事俞伯伟的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就在前两天,新疆屯河的两名独立董事在对公司关联交易提出反对意见后辞职,如今又出现了独立董事被公司管理层罢免的事件,在市场风雨飘摇之际,人们首先担心的不外是公司基本面是否出现问题,结果公告一出,伊利股份就一路奔向跌停板,成交量明显放大。  新闻直击各执一词  伊利股份监事会称,经调查核实,2003年以来,由独立董事俞伯伟之主要社会关系担任主要职务的公司,与公司进行了关联交易,且关联交易数额较大。而俞伯伟事先未按照相关规定,向公司进行通报并履行相应回避表决程序。监事会认为,俞伯伟已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独立董事职务。  但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俞伯伟曾于6月15日草拟一份申明给伊利股份,准备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国债交易等进行全面审计。而此前,包括俞在内的3名独董都曾就国债事宜向公司索要详细资料,拟对公司相关事项进行专项审计。此外,俞伯伟还对伊利股份第5大股东华世商贸的身份质疑,称这是伊利股份高管及其家属注册的公司。  记者昨日拨通俞伯伟所在蓝程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电话,却被意外告知,公司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联系上他了,不知其下落如何。而俞现在还担任该公司的总经理。  疑点剖析各有失职  两边都振振有辞,孰是孰非现在还很难下结论。不过双方的说辞反映出了一个问题:失职在前。  先说俞伯伟。报道称,他说华世商贸实际上是伊利股份的“曲线MBO”。即便这是事实,但从公司年报来看,华世商贸早在2000年上半年时就已位列公司前10大股东,为何俞自2002年担任独董至今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没有发声呢?  再说伊利股份管理层。关于俞伯伟要求审计的国债投资一事,缘起于今年3月9日伊利股份的一则公告。公告称,2002年10月董事会通过“利用部分闲置资金购买国债”的决议之后,累计汇款3亿元至闽发证券自行投资国债。截至今年2月27日,已卖出国债收回资金1.87亿元,剩余部分国债市价总值为1.07亿元,缩水大约600万元。俞表示,之前3位独董根本就不知此事。公司有关人员则称:“已经如实通过交易所向社会全部公告了”。但记者查遍相关公告资料,确实没有找到。是疏忽还是故意遗漏,值得思量。  同景回放乐山电力  伊利股份的“罢独事件”跟今年初的乐山电力年报审计风波有些相似之处。  今年2月12日,乐山电力2003年年报问题引发了沪深两市首例独董聘请中介机构介入公司审计事件。刘文波和程厚博两位独董对公司的担保行为、关联交易行为及负债情况产生质疑,但其调查行动一度遭到了上市公司的拒绝,公司董事长还跳出来表示,“这背后实际上是一场股权斗争”。  4月27日,在3次变更年报披露时间之后,乐山电力2003年年报延期两个月终于亮相,公司一大堆未曾披露的违规担保也为之曝光。  旁观者语维权到底  关于独董如何“独立”的问题在市场讨论已久,但实际效果却鲜有见到。更多的时候是上市公司恣意妄为,独董保持缄默。最近市场连续披露出违规担保事件,之前不可能没有一点儿蛛丝马迹,但谁也没有听到这些公司的独董站出来发表异议。曾经在有家上市公司进行要约收购时,记者采访过该公司的独立董事,他的回答令人意外:“我最近也没太关注这件事情,具体怎么回事还要问问公司。”  一方面是部分独董自愿放弃权利,另一方面有些上市公司在处处侵权。像之前的乐山电力,独董提出另外审计的合法要求就遭到公司的拒绝;而如今俞伯伟又遭罢免。不过,一位市场人士指出,发生这种上市公司和独董要撕破脸的事情,背后肯定不简单,常常是双方深层矛盾的迸发。  一位小股民的话还是具有一定代表性:独董本身就是要发“独立声音”的,不管独董独立行动的背后是不是有其他动机,但毕竟给了中小投资者另一种知情的渠道。要不是独董发话,乐山电力的大堆担保可能现在还被捂得严严实实。这是我们一直期待看到的结果。